您现在的位置:

胭脂膏子 >> 正文 >

感慨人生和生活的经典语录合集 27条朋友圈经典个性句子,优美句子

时间:2017-04-01 16:15:10来源:网络收集Tags:     ()

何 攀

【摘 要】1988 年的《幽异仲夏》是日本导演大林宣彦的代表作品,其选作为故事发生背景的夏季,完美契合了整部影片的气质。夏季独有的气候特征烘托了本片的幽异气氛;帮助导演创造了一种新颖的叙事风格;情景交融的手法更提升了本片的意境。导演对电影中的季节背景给予如此大的关注体现了日本电影中一直存在的"季节美学”现象,本文将试图探究其形成的原因。

【关键词】大林宣彦 日本电影 幽异仲夏 季节美学

一、《幽异仲夏》里的夏天

《幽异仲夏》是日本著名导演大林宣彦的代表作品之一,入选《电影旬报》当年十佳日本电影。它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男主角原田是一位离异的戏剧作家,父母在他童年时丧生于车祸中。这年夏天,原田却在故乡浅草重遇父母的鬼魂。为了回味昔日的亲情,他不断前去看望已死去的父母,因此身体也变得越来越虚弱。另一边厢,原田新结识的女友阿系似乎也并非人类,她虽然极力劝阻原田停止前去看望他父母的鬼魂,但原田难以自拔。影片的最后,原田父母的鬼魂终究还是舍他而去,阿系也魂飞魄散。原田在极度悲痛之后又重拾了生活的勇气。

这部作品里的夏季给观众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季节轮回本是大自然再平常不过的规律,但四季也有各自的特点。人们常说春季代表生机,夏季代表热情,秋季象征着收获,冬季象征着残酷,虽然这只是笼统的说法,但也从侧面说明了四季确有自己独特的气质。《幽异仲夏》选择将夏季作为故事背景,并放之于片名里,就充分体现出导演对故事中的季节的关注。在本片里,导演也正是将影片的要求和夏季的特点完美地结合了起来,实现了一种艺术形式上的创新,也创造出一种极富东方特色的诗意美。

(一)夏天提供了最幽异的气氛

夏天似乎是最适合鬼故事发生的季节,日本的鬼节盂兰盆节就是在农历七月十五日,正值盛夏。夏季炎热,毒辣的太阳烤得人心烦意乱,加白山哪家医院主治癫痫上地上经常漂浮着一层流火,似乎空气都在发生扭曲,不知从哪里还传来蝉无休无止的聒噪。这样,无论是从视觉、听觉、还是感觉上,夏季都带给人一种急促不安之感,世界仿佛也不那么真实了。可以说夏季给人的感觉从某种程度上是虚幻的,人们喜欢用"仲夏夜之梦”来形容朦胧虚幻的东西应该也是跟此有关。与此相对,夏季独有的这种"虚幻”正好契合了鬼故事的诡异氛围。

《幽异仲夏》作为一个鬼故事,就充分利用了夏季这一特殊的季节背景来制造和烘托它的"幽异"气氛。

影片有两条主线,一条是原田一次次在夜里和阿系幽会,另外一条是原田一次次前往故乡探望父母。原田和阿系的戏全发生在夜晚,而且总是下着大雨。他们在只有两位住户的大厦里幽会,摄像机总是从外面对整栋大厦进行仰拍,这使得在大厦在夜色掩映中异常突兀。阿系来找原田的时候总是穿着一件薄薄的连衣裙,虽然是夏季,但是因为下着大雨,观众观看的时候心里总会感觉到一股凉意,这种凉意不是凉爽的感觉,而是从大理石的建筑中冒出来、从窗外的雨汽中氤氲出来的,一种深入骨髓的冰凉。再联想到阿系是一个鬼魂,就更加地让人不寒而栗了。这种感受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聊斋志异》中所描写的那些书生和美艳女鬼的故事。尤其是阿系鬼魂身份被拆穿,即将魂飞魄散的那场戏中,屋外电闪雷鸣、狂风大作,窗帘四处飞舞,冷雨打着窗户,水汽弥漫。这场夏季雷雨,急切、迅猛、暴烈、阴森,映衬着屋内正发生的骇人景象,可谓惊心动魄。

而在原田与父母相聚的那条线索里,虽然一律运用了暖黄色调,意图表现出父母与子女团聚的温馨感,但也在观众了解到他的父母都是鬼魂后而同样表现出一种"难以维持,即将逝去”的幻灭感。这种温馨感多强烈,这种幻灭感也就有多强烈。原田在炎热的傍晚偶遇父亲的鬼魂,父亲请他喝冰啤酒,一瞬间原田神思恍惚,眼眶也湿润了。他肯定是想到了童年的往事,在那些漫长的暑假里,父亲和他不止一次享受冰啤酒带来的清凉感受。再回到父母所住的家中,温馨的灯光一下子把他包围,父亲还是离开人世时一样年轻,母亲依旧美艳动人。他开心地喝醉了,并在回来的出租车上一遍遍重演刚发生过的事情。到后来,他不顾阿系的劝阻,一次次去到父母的家中,享受天伦之乐,母亲为他擦干汗水,父亲和他在阳光下打棒球。值得注意的是,每次他和父母在一起的时候都是没有外人在场的,且总是能听到虫鸣的声音,世界仿佛只剩下了他们三个。在这条线索里,导演选择的夏天全都是阳光明媚的拉萨哪家癫痫病医院好中午或者温暖和煦的黄昏,充满了梦幻的感觉,就像桃花源般静谧和光明,然而太美好以至于太不真实,让人别扭让人怀疑,这也正是导演的意图所在。不正常的暖光后隐隐现出鬼气森森的感觉,也就更加呼应了片名中的"幽异”一词。

(二)导演充分利用夏季的特点在本片中创造了新颖的叙事模式

上文说到本片中有两条主线。在原田与阿系的那条线里,虽然是晚上,但是房间里从不开灯,光线非常暗,外面总是下着大雨,给人的感觉非常诡异和阴森。但是在另一条线中,也就是原田和父母的那条线里,则完全是另一种风格,风和日丽,阳光明媚,夜晚的屋子里总是开着温馨的暖黄色灯光,妈妈穿着色彩鲜艳的连衣裙忙来忙去,就像蝴蝶在翩翩飞舞。导演的叙事策略就是围绕这两条线展开。在叙说完一段原田和阿系的故事之后必定要讲一段原田与父母的故事,描写原田与父母间的相聚之后必定也要跟上一段原田与阿系的幽会缠绵。就这样,聚会与幽会叠加,反反复复,直至故事结束,父母和阿系都离原田而去。看似简单,却有一种规律的节拍感和音律之美。此外,冷光与暖光反复,观众的视野在光感变换下几经冲击,却没有任何不适,这要归功于导演炉火纯青的剪辑技巧,就像黑夜后面跟着黎明,大雨过后有晴朗的天空,这种交换自然又梦幻,带给人奇妙的艺术感受。导演在这种叙事结构上能够如此游刃有余,是因为充分认识到了夏季的天气特点。夏季天气变化快,刚才还是晴空万里,下一秒就可能风云突变。于是,在夏季作为季节背景的前提下,观众能够认同这两种差异如此巨大的"日”和"夜”一起存在的可能性。

总的来说,导演深刻认识到了夏季的独特气质,充分利用只属于夏季的独特景观设定了两条风格截然不同故事线索,这两条线索来回穿插,推动情节向前发展。在场景变化的时候,虽然几乎没有使用任何过渡,但是由于故事的内容设定和季节背景完美契合,所以不会有突兀的感觉。这种流畅利落的剪辑方式帮助影片创造了一种新颖的叙事模式,反反复复,层层递进,具有节奏感、诗的韵味和音律之美,不禁让人惊叹。

(三)情景交融增添了影片的诗意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断肠人在天涯”,这是独属于东方的美学神韵。这种神韵在《幽异仲夏》中有淋漓尽致的表现。原田与父母相聚的时候,阳光明媚,风把树叶吹得飘来荡去,蝉鸣或者蟋蟀叫也如同音乐般动听,屋子内的一家人说说笑笑,敬爱有加,好一派天伦之乐;武汉癫痫病医院哪里正规?原田与父亲在屋外打棒球的时候,绿树映衬着明亮蔚蓝的天空,让人想起童年的无忧时光;原田和父母告别的那个盛夏典型的黄昏,四处笼罩着一层沉沉的黄色暮霭,显露出衰老、怀旧、压抑的气氛,把这种离别之痛渲染得凄婉欲绝。而原田与阿系在一起时,总是凄风冷雨,甚至雷电交加,这不禁预示了他们这段人鬼之恋将产生可怕的结果;而在他们终将分别的时候,外面下起了暴雨,打雷的声音盖过了两人的哭喊,原田只有眼睁睁地看着阿系魂飞魄散却无能为力,这哀婉的一幕怎能不叫人动容!古人云:"所见景语,皆为情语”,导演为这两段故事安排了截然不同的夏天的景观,用心良苦。而这些景观之契合故事内容,契合影片的气质,皆达到了极致的境界,浑然一体,以至于观众觉得《幽异仲夏》里的仲夏,就应该是这个样子。这种来源自东方古典美学体系的"情景”设定增加了影片的诗意,提升了影片的意境。

二、日本电影中的"季节美学”及其成因

除了《幽异仲夏》,很多日本电影中的季节都给我们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比如《东京物语》里闷热压抑的夏,《春季来的人》里生机勃发的春,《情书》里寂寞苍凉的冬,《麦秋》里躁动沉默的秋……如果失去了这些季节,失去了那些樱花飘落、风吹叶动、麦浪滚滚和雪花飞舞的画面,想一想,这些经典还是心目中的样子吗?显而易见,这些精心设置的季节背景已经与影片本身紧紧结合在一起,难以再分,以至于我们在观看或者想到这些电影的时候,仿佛亲身处于电影中的季节。这种体验加深了我们对自然的感受,拓宽了我们的生命体验,也提高了我们的审美情趣和文化情怀。这种体验证明了"季节美学”的存在。

所谓电影中的"季节美学”,如果要给它一个相对准确的解释,我认为应该是有意识地在电影中突出季节的存在,借助季节景观起到烘托故事气氛、暗示人物命运、调节影片节奏、推动情节发展、提升影片意境等作用。

那么,日本电影中这种"季节美学”是如何形成的呢?

"季节美学”首先是日本人出色季节感的直接体现,而这种出色的季节感得益于日本独特的自然地理环境。日本是一个岛国,60% 以上的国土被森林覆盖,因此又被称为"绿之国”。日本又属于温带气候,春夏秋冬四季分明。在自已的小天地里,日本人更喜欢关注季节的变化,也更注重精神世界的"清静,朴素,幽玄”。另外,日本列岛地质结构复杂,地震火山等自然灾害频发。在不安定的岛国生活,人们要时刻保持警惕儿童癫痫患者睡眠要多少,在此过程中,也培养出了日本民族思维纤细精巧的特点。因此,可以说日本人在这样特殊的气候风土中自然而然形成了对于四季微妙变化的敏感。在古代日本,人们认为贵族和平民很重要的一大区别就是贵族能够主动去感知季节的微妙变化,并抒发自己对季节和生命的感受。这种敏感反映在大和民族生活中的方方面面,比如大量流传下来的跟气候有关的谚语、跟节气息息相关的各种节日、在书信中首先写充满季节感的问候语句等等,而在电影中就自然表现为对季节投去更多关注的目光,不敢忽略季节与人物命运的隐秘联系。

"季节美学”还与日本的文化传统密切相关。日本身处东亚儒家文化圈内,古代中国,特别是唐朝,对日本的影响尤其深远。唐诗所追求的"宁静悠远,天人合一,情景交融”的艺术境界被性格"纤细、敏感”的日本人所接受,甚至后来在这条路上走得更远。有时我们随便翻开一本关于日本文化的书,就会从中发现很多有关四季的诗、短歌或者散文。作为日本文学重要组成部分之一的俳句,就体现了日本人对季节的特殊关注。俳句非常讲究季语的技巧。传统俳句在一句话中就需要一个季语,"无季不成句”,以表示作品的时间、色彩、气氛等,从而起到形成整体情趣的作用。通过季语,能够让人马上想到那个季节的特有风景,也能体会到观赏风景的诗人的心情。如代表蕉风的不朽名句《古池》"闲寂古池旁,青蛙跃进水中央,扑通一声响”。其中的季语就是青蛙一词。通过物象的简单排列,表达了一种深幽的闲寂趣味。就连松尾芭蕉也自称:"以四时为友,而劳身心于花鸟之中。”

可以看出来,重视自然、重视季节是日本文化系统的整体倾向,而电影作为文化系统中重要的一员,自然会带有这一特点。尤其是那些商业气息并不浓厚的作者电影,其中的"季节美学”更是寄托了创作者含蓄古典、委婉幽深的审美旨趣。

参考文献:

[1] 蒋茂伯. 川端康成文学的季节感与自然美[J]. 美与时代( 下半月),2009(04).

[2] 闫润英. 论日本文学中的季节感与景物观[J]. 太原师范学院学报( 社会科学版),2008(09).

[3] 石森严男. 日本人的季节感[J]. 日语学习与研究,1989(05).

作者简介:何攀(1990-),男,汉族,湖北浠水人,武汉大学2013 级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电影学。

© http://zw.oxuzz.com  仲尼之徒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