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尼之徒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仙魔战记 > 正文内容

[新一千零一夜] 谁最聪明

来源:仲尼之徒网   时间: 2021-10-06

  席先生在王家“陪聊”已一月有余,屈指算来,他已经为董事长讲了二十多个故事。

  显然,董事长以前并没有听过这些民间的“闲言野语”,每次都听得津津有味,王夫人自然也十分满意,看来,席先生已“面试”合格了。
  
  这天,席先生在董事长的床边坐下,准备开讲,不料董事长冷不丁提出了一个问题:“依你看来,是老板聪明,还是那些打工的聪明?”

  其实,撇开具体的人和事,笼而统之地提这样的问题是很难回答的,说老板聪明,非席先生所愿;说打工的聪明,董事长听了肯定不高兴。席先生沉吟了片刻,说:“董事长,我先讲个故事吧,讲完了,我再来回答您的问题。”

  董事长点了点头,于是,席先生就讲了起来—
  
  当老板要赚钱,要赚钱就得有人 替他干活,要干活得吃饱,要吃饱得吃好,要吃好就得把饭菜做好,所以,厨师很重要,不过,大饭店里的厨师好当,龙虾、鲍鱼、血燕、三文鱼、北极贝、海虎翅……什么材料没有?最难当的是那些工地伙房里的“饭头”,既不能大手大脚地花老板的钱,又要让民工吃得不骂娘,难哪!

  有个叫老秦的,在一家建筑公司的工地伙房里烧饭。 癫痫病会扩散吗r>
  这一天,五六十号人来到了一个新工地,伙房也是临时搭的,要啥没啥,这一顿中饭怎么打发?老秦想了想,买来了几袋白面,一腿猪肉,准备包包子。

  伙房里还有一个干活的,叫小六子,今年才十九岁,和老秦相处得挺好,老秦叫一声“兔崽子”,小六子还会涎着脸笑。

  这当儿,老秦和面,小六子拌馅,就这样,两人包起了包子。包啊包,大约包到一半时,小六子突然停了下来,面色煞白地说:“哎呀,坏了!”老秦问啥事,小六子颤着嘴唇说:“我……我忘了给馅加盐啦!”
  
  老秦平时总是乐呵呵的,可今天一听小六子的话,急火攻心,双腿一软,差点摔倒,他的眼睛瞪得像铜铃,手指戳着小六子的脑壳直骂:“兔崽子啊兔崽子,你的祸闯得也太有水平啦,你想想,包子都已包了一半,没办法重新拌馅、再把一个个包好的包子掰开来换馅,你说咋办?”

  小六子怎么会忘了往馅里加盐?这小六子家在河南农村,爹残疾,娘有病,家里还有一个读小学的妹妹,一家人就指望他在外面打工挣一点钱,好补贴家用,刚才,小六子就是因为惦念着家里的事才一时走了神,眼下这祸闯大了,怎么办?卷铺盖滚蛋呗!

  小六子早吓得没了昆明有没有专治癫痫病的医院主张,傻傻地站着发呆。老秦拿出旱烟杆,“吧嗒吧嗒”地吸了几口烟,对小六子说:“兔崽子,没啥好法子啦,加盐,把剩下的馅拌好!”小六子也知道没别的法子了,把剩下的一半包子做好,至少有一半人不会骂娘,他拌完了余下的馅,老秦用舌尖尝了尝,咸淡正好,于是小六子就眼泪汪汪地开始包包子。

  小六子刚包了一个,老秦突然大叫一声:“停!”

  老秦说着就走上前去,拿过那个刚包好的包子,放到了一个小蒸笼里,然后伸出两只大手,狠狠地往盐罐子里捧了两捧盐,扔进了馅里,一旁的小六子一看吓傻了:放这么多盐,这包子不是要咸死人吗?
  
  不料老秦还不罢手,一口气又往馅里加了几把盐,然后使劲地拌了起来。

  小六子看得身子直打哆嗦:“大伯,这……”

  奇怪,这时老秦倒笑了,说:“兔崽子,你大伯今天吃了扁担,横了肠子,你这事我兜了,不过,记住了,待会儿别做声!”

  包子熟了,工人们争着来吃,可是还不到半分钟的时间,饭堂里就像炸开了锅,骂声、叫声响成一团,一个高个子工人闯进伙房,指着老秦的鼻子嚷道:“老秦,怎么做的包子?太淡,不能吃!”

  癫痫病医院排名紧接着,又一个矮个子工人闯了进来,对着小六子吼道:“小六子,包子太咸,不能吃!”

  就这样,一半人说包子淡了,一半人说包子咸了,饭堂里吵成了一锅粥。

  这时,老板正在工地的临时办公室里忙得团团转,听到吵闹声就赶来了。

  这老板姓刘,这人其他什么都好,就一个毛病:自以为是,简单粗暴,他走进饭堂后就大声喝问:“怎么回事?”

  高个子工人说:“包子太淡,不能吃。”

  矮个子工人说:“包子太咸,不能吃!”

  刘老板被弄糊涂了,盯着老秦,问:“怎么回事?”

  这时,老秦慢吞吞地解下围裙,往地上一扔,说:“老板,这活我们没法干啦,有的嫌淡,有的嫌咸,我们听谁的好?”说着,他拿起一个包子:“老板,你尝尝!”

  刘老板接过包子,一掰两半,他看着油汪汪的白菜猪肉馅,左边咬一口,品了品,右边咬一口,尝了尝,脸上顿时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咸淡适中,味道不错!”说着,他把剩下的包子一口塞进嘴里,对着工人直嚷:“这么好的包子还嫌咸嫌淡?快快吃,下午的活紧着呢!”说完,他扭头就走了。

  工颠痫发作的急救人们有的摇头,有的叹气,三三两两地退出了伙房。

  小六子像一脚踩在云雾里,不知道是咋回事,老秦拿起旱烟杆,“吧嗒吧嗒”吸了几口烟。
  
  过了一会儿,老秦对小六子说了其中的秘密:“你忘了小蒸笼里的那个包子?”接着,他乐呵呵地说:“我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为了解你的难处,不得不委屈了工地上的兄弟们。来,兔崽子,剩下的面粉擀面条,晚上,做个你拿手的烩面,给弟兄们补个情!”

  小六子听了,脆生生地应了一句:“好嘞—”
  
  席先生讲完了这个故事,望着董事长,没说话。董事长笑了,说:“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是说—老板愚蠢,打工的聪明,那个老秦,用聪明的办法帮助小六子解决了常人难以解决的难题,而那个刘老板却稀里糊涂地一点判断力都没有,是不是?”

  席先生只是笑,没开口。

  董事长说:“我也给你讲一个故事——老板比打工的更聪明,那是我亲身的经历。”

  席先生笑吟吟地说:“董事长,你给我讲故事,我可付不起一小时500元的陪聊费哦!”

  两人全都乐了……(故事会在线阅读)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oxuzz.com  仲尼之徒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