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尼之徒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为国以礼 > 正文内容

同桌的你跌入人生谷底,朦胧的我给你披上嫁衣纪实故事

来源:仲尼之徒网   时间: 2021-11-25

2008年4月的一天,河南南阳女孩姚春娟在男友李辕骐的陪同下到西安交大第一附属医院做全面体检,被确诊:随血播散型重症脊髓炎。医生说,这种病的治愈率极低,轻则高位截瘫,重则昏迷为植物人!一霎那,两人如坠冰窖。

一份朦胧的情愫 同桌的女孩生命告急

姚春娟,生于1981年,河南省南召县云阳镇人,有个大两岁的哥哥,父母是农民。李辕骐与她同岁,南召县板山坪乡人,家中有个弟弟,父亲是小学教师,母亲在家。1996年,两人同时考入云阳镇第二高中。

开学的第一天,叽叽喳喳的同学们纷纷坐到自己的座位上。李辕骐大大咧咧坐定,一瞟同桌女孩,顿时心如鹿撞:一副眼镜,两个酒窝,白皙漂亮!令他郁闷的是,这个叫姚春娟的同桌正襟危坐,瞟也没瞟他一眼。整整三年中,李辕骐心中对她朦朦胧胧的那种情愫,既不敢表达,也没机会表达。

高考越来越近,姚春娟的爷爷突然病逝,奶奶也骤然瘫痪,贫寒的家入不敷出,无法供她和哥哥一起参加高考。她不得不含泪辍学。另一半课桌空荡荡的,李辕骐失落极了。

那痛心疾首的感觉,让李辕骐在班上大声倡议为姚春娟捐款。最后,全班募集了2000多元,请班主任转送。听说李辕骐带头募捐,姚春娟非常感激,专门打电话向他表示感谢。

接下来,昔日的同桌再无交集。李辕骐考上西安翻译学院,姚春娟一年之后重返课堂,2001年被西安财经学院录取。尽管知道对方也在西安,可谁也没有联系对方。

一晃四年多。2006年深秋,姚春娟已经毕业当了会计师,一天去参加同学聚会,意外地遇见了李辕骐!那时,他刚刚辞去一份销售员工作,自己开办了一家桌球俱乐部。

一见他,姚春娟满脸灿烂地冲他嗨了一声。那个秋日暮色之中,那个同桌的她无比灿烂的笑容,令李辕骐的心儿怦怦直跳——她更美了,酒窝更深了,有关她的所有美好记忆又在他的脑海中泛滥成灾了!他顿时恍然,原来她的笑容一直住在自己心中!

此后,他的追求,悄然展开,用这样那样的借口约她吃饭看电影……

2007年,姚春娟的生日,李辕骐决定鼓起勇气高调示爱,邀请了几位同学壮胆。晚餐过后,他像变戏法一样捧出了一个玫瑰蛋糕,又与同学高唱生日歌,末了,他深情地凝视着她,一字一顿:“有句话儿憋得太久,今天当着大伙说出来——我喜欢你,做我女朋友好吗?”事先没有心理准备的姚春娟顿时面热耳赤,又架不住同学们哄闹,支支吾吾表示考虑考虑再说。当晚,她冷静考虑后,汕头癫痫医院觉得自己仅仅将他当作同桌、朋友,于是婉转地拒绝了他。

李辕骐又痛苦又郁闷。但他仍然不愿放弃,苦笑着说:“放弃?她还没找男朋友,我有机会。”就这样,李辕骐依然追求姚春娟,而她先是碍于同学情跟他来往,后来慢慢体会他的一颗真心,也不禁有些心动了……

2008年初春,姚春娟断断续续发高烧,又打针又吃药,也没退烧。因为前段时间天天熬夜准备注册会计师资格考试,她以为是劳累导致免疫力下降,干脆请了病假。李辕骐和几位同学听说后,相约上门看她。

见到姚春娟虚弱得扶着门框也要倒下的样子,李辕骐一阵心疼,也不管同学们在场,半开玩笑半当真地说:“你就别再逃避我了,让我照顾你吧……”同学们也跟着起哄。姚春娟又羞又急又不好拒绝,讪讪地说:“仅仅发烧而已,不要紧的。”

当李辕骐得知她只是在小诊所输液买药,非常心疼,执意带她到西安交大附属第一医院看病,于是出现开头的一幕。

背着瘫痪的女孩回家 追爱的男孩心无旁骛

当年那份朦胧的情愫,早已变成了浓浓的爱意,如今更是多出了一份钻心的疼,李辕骐决定要一直陪伴心爱的女孩。一瞬间,姚春娟泪如雨下,扑进了这个痴情的男同学怀抱,口中呢喃:“你咋这么傻……”

接下来的个把月,他们天天往返于医院和出租屋,一边求诊问医,一边享受爱情……与绝症同时降临的爱情,又苦涩又甜蜜。为女友治病,李辕骐义无反顾。为节省费用,李辕骐将桌球俱乐部租给别人,带着姚春娟回老家,住进南召县人民医院。

初夏,阴晴不定,姚春娟的疼痛越来越甚,经常痛得面部扭曲,双手抱头在床上打滚。医生只好实施颅部降压、注射用药的方法止痛。可是,疼痛仍然在蔓延,一发作起来,胸部、腰部、臀部和大腿仿佛被利刃在刮!痛到受不了,姚春娟哭喊道:“给我买几瓶安眠药,让我痛痛快快死了!”李辕骐一边安慰她,一边把她转到南阳医专附一医院。

转院当晚,姚春娟疼得昏迷过去。幸亏李辕骐及时发现,值班医生一测,她已经烧到了40度!紧急会诊后,专家认为她的病情非常凶险。

李辕骐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上,一边祈祷她能早点醒来,一边通知了她的父母。姚春娟的父亲匆匆赶到南阳的医院,和李辕骐一起找到医生,医生建议他们轮流进入重症监护室陪姚春娟说话,不断刺激她的脑神经。

这是一场无法预知结果的倾诉,却是姚春娟能够醒来的唯一希望。此后,姚春娟的父亲在她的耳畔娓娓说起她的童年趣事,李辕骐从当年小孩癫痫只能药物治疗吗朦胧的好感说到了一心一意追求她……然而,姚春娟毫无反应。到了第三天,李辕骐已是万般无奈,伤心之下,无意中哼起了那首《同桌的你》:“你从前总是很小心,问我借半块橡皮,你也曾无意中说起,喜欢跟我在一起……”哼着哼着,他猛然见到,姚春娟的眼角渗出了点点泪花……她有知觉了!

整整昏迷一周,姚春娟终于缓缓睁开眼睛!看着胡子拉碴的李辕骐和两鬓斑白的父亲,她的意识有点迷糊:“辕骐,好像听到你在唱歌,这在哪里?爸,您咋来了?”李辕骐哽咽道:“小娟,你昏迷七天了……”

之后的三个月,李辕骐和姚春娟的父亲日夜轮守在姚春娟身边。姚春娟的父亲为供一双儿女读书负债累累。李辕骐也用完了4万元积蓄。可医院又催医疗费了,李辕骐干脆转让了价值6万元的桌球俱乐部……

然而,仅仅半个月后,姚春娟那并没“治本”的病情再次发作!一吃东西就吐,陡然瘦得皮包骨头,腰部以下也慢慢失去知觉。

这一次,医院对姚春娟进行了全面检查。她已经患了脊髓炎、肺结核、脑膜炎、黄疸型肝炎……“七种病,每种都致命,而且有传染性……高位截瘫,或许已经是最好的结果。”听到医生的话,姚春娟万念俱灰,泪水滚滚。当晚,她硬着心肠,当着父亲的面,劝李辕骐离开:“医生的预言都已成真。这些日子谢谢你的陪伴,现在你走吧……我不想拖累你。相爱一场,对我来说,已经够了……”

“不!”李辕骐也泪水滚滚,坚决不肯:“我好不容易追到你,怎能轻易放弃?你别灰心,你会站起来的!”赤诚而滚烫的爱将父女俩感动得热泪盈眶。最后,姚春娟只得由他:“我争取治好病,以后好好陪你吧。”病房里,三个人都破涕为笑。

艰难的治疗。医院经过检查发现姚春娟的脊髓囊肿是下肢瘫痪的诱因,于是决定实施去瘤解压术,骨科医院副院长亲自主刀。术后三天,姚春娟就能伸缩双腿!可好景不长,几天后,手术部位出现了粘连,她的腰部以下再次失去知觉。面对她反反复复的病情,医生也只能建议继续治疗,服药控制。

瘫痪在床,姚春娟的吃喝拉撒都靠李辕骐照料,两小时翻一次身,半天做一次全身按摩。算起来,她住院一年多,李辕骐几乎天天和衣而睡,守在她的床边……期间花费12万元,姚家付了2万多元,其余都是李辕骐筹的、借的。

李辕骐的父母一直不知儿子的事。曾有亲友说要帮他介绍对象,被他婉言谢绝,说自己找到女朋友了。于是父母催他带女友回家,可他哪敢带姚春娟回家。

2009年底,姚春娟的病情趋于稳定,医生建议术后继发性癫能治好吗他们“回家试试康复治疗”。这是李辕骐第一次到姚家:两间茅草土坯房,院内的鸡鸭乱飞……这样的环境,怎么适合重症患者疗养?李辕骐想到自己的家,那里山清水秀,堪称天然氧吧——要不,带她去自己家?可父母会答应吗?顾不了那么多了。那个秋日,顶着无边的萧萧落叶,李辕骐艰难地背着姚春娟,转了两趟车,到了自己家里。

爱情的力量一往无前,

瘫痪女孩站着披嫁衣

李辕骐不声不响背了一个瘫痪女孩回来,口口声声说是女朋友,他的父母震惊而又愤怒。父亲暴跳如雷:“除非我死了,否则绝不会同意你们交往。”善良的母亲极力控制着哆嗦,劝他:“我们背不起这个包袱,你把她送回去好不好?”“你们从小到大教育我要做一个有责任感的人。如果我连女朋友也不管,那以后怎么做人呢?”这是李辕骐早已想好的说法。

虽然有预料,可他的家人强烈的反应,让姚春娟还是又愧又羞又难堪:“辕骐,你爸妈是对的,你把我送回家吧。”“我不会丢下你。”李辕骐说完,到父母房间冲他们跪下了:“儿子对不起你们,我不能扔下小娟不管。如果你们不接受她,我就背她到山上窑洞去住。”儿子心意已决,心地善良的父母也无可奈何,只好暂且默许下来。

小山村炸开了锅。以李辕骐的条件什么样的媳妇找不到?不少人劝他,两人没结婚,何必把累赘背在身上。

如此种种,李辕骐百般遮掩,也无法瞒过姚春娟。她本心高气傲,如何受得了这些。一次,姚春娟又挣扎着想要离开,从轮椅上跌到了地上。听到声响,李辕骐赶紧过来,抱起她放到轮椅上:“我说过要照顾你一辈子,不会允许你半路逃走的!”

姚春娟离不开人,康复又要钱。李辕骐只好在家干起了苦力——砍柴。寒冬腊月,他每天扛着100多斤柴来来回回,衣服经常被汗水浸透。然而,一回家,不管多累,他也要先帮姚春娟做会儿按摩……

卖柴,一个月可挣2000元左右。看着李辕骐一天天瘦下去,母亲心疼儿子,开始帮着照料姚春娟。父亲也慢慢放下心结,到处去打零工赚钱,交给儿子……一家人的善良,让姚春娟经常热泪盈眶。

每隔半个月,姚春娟的全身上下必须换一回膏药。揭膏药,都会血肉模糊,不忍卒睹。一天,李家母亲从箱子底下颤巍巍掏出一张存折:“辕骐,这是我们所有的积蓄,本想留给你结婚用的,既然你认定她了,就给她用吧……”

从此,李辕骐开始带姚春娟做埋线治疗:先局部麻醉,然后将牙签般的粗线埋进皮肤,再针灸,每次60针。钻心的疼痛,姚春娟咬失神性癫痫的治疗?牙挺着,紧紧攥着李辕骐的手:“你们一家人为我吃了那么多苦,我的一点儿疼又算什么!”

2010年2月,一个同学为李辕骐介绍了一份销售工作,月薪4000元左右。姚春娟极力撺唆他去。于是他将姚春娟托付给母亲,一遍遍演示如何插导尿管、输液,把翻身、按摩的时间记在纸上、贴在墙上。可刚出家门,李辕骐越想越不放心,姚春娟是冲着自己而来的,而且父母年纪大了,不熟悉护理事项,万一出现意外咋办?他毅然返家,不去了。

由于没有别的工作收入,李辕骐为了能挣更多的钱,又跟着村中老者到山上采药。利用采药卖的钱,李辕骐为姚春娟买了一个拉力器锻炼上肢,也开始推她到外面转悠,去看漫山遍野开放的花儿。锻炼下肢,必须李辕骐帮忙,不断抬起她的两条腿上下左右牵拉,唤醒她“睡着了的腿部神经”……寒来暑往,整整两年过去了。奇迹,就在他们的不懈坚持中慢慢发生——

2011年底,姚春娟能够依靠拐杖站起来。医生听说后,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险些变成植物人,她苏醒了;多核症,未曾病变;重度肝病,未曾转移;高位瘫痪,居然能够站起来……一个个,都是奇迹呀。医生赞叹:“幸亏她有爱情激励与调节心理。否则……”医生也不敢说下去了。

双腿的些微变化,仿佛悄无声息的春雨,滋润着姚春娟渴盼康复的心。2012年4月,李辕骐挖药回家,只见姚春娟泪花飞溅:“我可以走了!”说罢,她扔掉双拐,摇摇晃晃地走向男友……李辕骐又惊又喜,将她紧紧搂入怀里,开心的泪水倾泻而下:“你终于站起来了,我可以为你披上嫁衣了……”

这样一份动人的爱情,让他们的各路同学感动与牵挂——姚春娟的同学、母校云阳二中为她捐款1万多元,大学同学捐款2万多元。李辕骐告诉记者,他们已经领取结婚证,准备年底举行婚礼,用《同桌的你》当婚礼的重要一环……一旁,姚春娟脸色红红的,突然插嘴:“要不,改改歌词吧。你娶了多病多难的我,你看了我的日记,你把我的长发盘起,你给我做的嫁衣……”

“你又取笑我是不是?看我惩罚你。”说着,李辕骐伸手过去挠她,她不断告饶,急急地躲避……事后,李辕骐告诉我们:“姚春娟是传统女孩,不愿在外人面前过于亲热。我想用这种方法,让她多活动活动,促进她的康复……”

霎那间,我们耸然动容:多么细心的男孩,多么动人的爱情!也许,这份爱情没有玫瑰的浪漫,没有香槟的刺激,可从那份朦胧的情愫一路走来,经历了无比严峻的考验,经历了矢志不渝的坚守,却依然那么的醇香甜美!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oxuzz.com  仲尼之徒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